Adele

Weak Wrist【Thomas/Newt】

warning:
NC-17 T【top】/N【bottom】短篇 HE
背景:设定为两人是演员,这是一个发生在两人拍移动迷宫时候的故事。
被RPS刺激的疯狂产物,两发完结。
推荐bgm:Daughts-Rick Braun

 “停!!”导演愤怒的声音第三次掀了片场的棚顶。
  “Dylan!你今晚究竟在搞什么鬼?!”Dylan看着导演从摄像机后面的简易椅子上蹦起来。导演在他们面前一直是个搞笑但又耐心的形象,他会亲自龇牙咧嘴地做着动作,展示给演员们看他想要的效果是什么。
  “I’m sorry……”Dylan站起来小小声地道歉着,偷偷往自己身后瞄了一眼。Thomas还没反应过来,沉浸在自己的戏份中,他躺在地上,半张着嘴,嘴角是特效的鲜血,一丝黑色的血丝从下巴爬到眼底,抬眼愣愣地看着Dylan。他们今晚的戏份是Newt死亡的场景,而一向能顺利进行的Dylan在今晚被喊停了三次,不是因为笑场,不是因为忘词,更不是因为高难度的动作,只是导演不满意他的表现。
  “剧本没研究透吗?你这时候要站起来!眼神很悲伤,但更多的是坚毅!你要去找Teresa研究解药拯救人类了!!”导演冲到他面前用力地挥舞着被他捏得皱巴巴的剧本。
  “I’m really sorry……”这时候的Dylan完全像一只夹着尾巴的小狗,浑身散发着沮丧和香甜的奶香味。导演被气得一口老血梗在脖子,但他也清楚演员有时就是这样,状态一不好,怎么强求也没用。导演使劲深呼吸了一下,对Dylan说:“我不清楚你今晚的状态怎么这么差,你扮演的Thomas可不会这样。今晚你再好好研究下剧本,明晚继续拍,我希望看到一个不一样的你。”
  随后导演转身向大家宣布解散。Dylan低着头站在原地,直到被拍了拍肩膀才反应过来。
  “嘿,别沮丧了,我能帮你捡回你的状态,酒吧喝上一场怎么样?”Thomas有点沙哑的声音在耳边响起。
Dylan犹豫了一下,说:“还是别去了,你看你今晚配合我重拍了这么多次,声音都喊哑了。”
“噢,这个不要在意,”失传已久的佛系朋克Thomas的话语听起来总是这么让人信服,“啤酒是治疗喉咙的最佳良药。”
Dylan实在是没什么心情,扭头刚准备开头拒绝,看见Thomas眼神中能让任何人都拒绝不了的期待,在心里嘟囔了一句,明明是你想喝的。
“好吧……”Dylan看见Thomas准备笑得要眯起来的双眼,话锋一转,“但是!但是我们不去酒吧,你乖乖地先回酒店休息,我去买啤酒,我们就喝两瓶,喝完你就得去睡觉。”
“What?回酒店?”Thomas抱怨的话语还没倾倒出来,就被Dylan迅速抢过话头:“你不是说要帮我吗,我今晚需要的是研究剧本,正好也是我们俩的对手戏,你得帮我一起研究剧本。”
 
“叮咚。”Thomas起身帮Dylan打开了门,略带嫌弃地看着他手中确实只有四瓶啤酒的塑料袋子,俯身抽出一瓶,熟练无比地桌子上一磕,盖子划出一道漂亮的抛物线,潇洒地灌了两口,往转身走了两步,动作自然而流畅。等他重新坐回原先的位置的时候,抬头看见Dylan还傻站在门口,奇怪地问道,“你怎么不进来?”
  这有点过了。Dylan觉得自己如果能灵魂出窍,那一定能看到自己不争气的身体尴尬地挠挠鼻子,眼神黏在那个金发男孩的身上收都收不回来。Thomas显然已经泡完了澡,他穿着自己的灰色浴袍,随意系的带子没有收紧开襟,他锁骨下被热水泡得发红的肌肤在他盘坐在地上时露了出来。
Dylan!别丢脸!
Dylan在心里努力地给自己鼓劲。
好样的,你终于把眼睛从他胸口处挪开了!
Dylan一边目不转睛地盯着墙上不知名的装饰油画,一边跨步走进Thomas的房间,脑袋里还是很没出息地回想着刚刚Thomas靠近时散发出洗浴用品特有的清香。
  Dylan坐到了Thomas的身边。Thomas盘腿坐在地上,面前放着一张矮脚桌,上面是他心爱的烟草和烟纸。Thomas先是铺平了一张烟纸,往烟草袋中捉出一小撮烟草放在烟纸上,然后把烟草推成长方形,小心翼翼地拿起烟纸,用舌头舔了烟纸的一侧,快速地把它卷起来。
  Dylan愣愣地接过Thomas递过来的烟放进嘴里,好像听见他说了一句什么新鲜出炉,看着白色的小矮桌上放着一双骨节分明的手,一大包烟草和烟纸,一个装着红色的澄澈液体的白瓷杯,杯把有着精致的花纹,一个喝了一半的啤酒瓶,Dylan有点搞不清楚这奇特的组合。Thomas没有拉上窗帘,窗外有温柔的灯光在闪烁着,房间里还放着模模糊糊的音乐。
  Shit。他的舌头。Dylan觉得自己可能要溺死在这片与Thomas共同分享的空气里。

TBC

评论(2)

热度(150)